臺灣試行圖書公共出借權,愛書人書寫香港書店十年

2020-03-06
來源:澎湃新聞網
“我要借一本《蔡康永的情商課》!”2020年伊始,如果有讀者在臺灣圖書館或臺灣資訊圖書館借閱這本去年臺灣地區最暢銷的書,可能會被告知:每借一本/次,作者蔡康永會拿到2.1元新臺幣(下同),出版社則會得到0.9元。盡管相對于該書在各大通路普遍七九折后277元的售價,這3元補貼顯得微不足道,但如果乘以一年內的借閱次數,相信也頗為可觀。臺灣圖書館每年2月會公布前一年最受歡迎圖書榜等數據,三大圖書銷售通路(博客來、誠品、金石堂)則在每年年底發布年度暢銷書排行榜,兩者不盡相同。以2018年為例:圖書館借出最多的書是英國作家羅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圖書,而書店暢銷榜上名列前茅的則是美國作家丹·布朗的《起源》及中國大陸作者Susan Kuang的《斜杠青年》。如果有臺灣讀者現在仍然要在上述兩個圖書館借閱這三本書,它們的作者、譯者及出版社并不會得到補貼。這是怎么回事呢?
 
 
2018年臺灣圖書館最受歡迎圖書排行榜前20名
 
原來,去年最后一天,臺灣地區的教育、文化部門聯合推出公共圖書館圖書公共出借權制度。這一制度最早于1941年由丹麥提出,2019年全球共有33個國家實施(包括29個歐洲國家及加拿大、以色列、澳洲和新西蘭)。臺灣業界醞釀、討論數年,現在宣布從2020年元旦起在上述兩家圖書館試辦三年。具體內容是:以館藏書的版權頁為依據,只要是有臺灣戶籍的創作者在臺灣出版的、具有ISBN的紙本圖書,每借出一本/次,創作者與出版社共可獲政府補貼3元(以7:3分賬)。這里的創作者包括:作(著)者、繪本之繪者、編著者、改編(寫)者、口述者、撰稿者、采訪者、記錄者這八類。
 
臺灣地區推出公共出借權頗為謹慎:不是立即推廣,而是試辦三年;不是全面實施,而是先從兩間圖書館做起。這項制度的初衷,和其他已實施者估計差不多:保護本土創作者和出版社。因為據說同一種書,從圖書館借的人多,從書店買的人就會少;而圖書館憑借其龐大的團購數量,在議價上比書店零售更有優惠。不過,正如前面提到的,圖書館借出最多的,往往是名家名作,他們本身已在書店這個市場占盡了優勢,而對于剛出道的創作者來說,默默無名的處女作多半會被讀者忽視,收益自然難以保障,進而影響再創作。從邏輯上看,如此兩極分化恐怕會更嚴重。再以2018年為例,臺灣圖書館最受歡迎圖書榜前十名,除了《哈利波特》系列和日本勵志書《被討厭的勇氣》外,其余全是黃易及金庸的武俠小說,沒有一本新人作品。當然,圖書館最受歡迎的書,與書店暢銷書之間還是有時間差的:上述十本書,都是幾年甚至幾十年前的老書(只不過換個版本而已),而且都不是臺灣本土書,這意味著它們都不會拿到補貼。如果把最受歡迎榜擴大到前20名就會發現,排除15名非臺灣創作者后,還是有5本書有接受補貼的資格。根據2018年《臺灣閱讀風貌及全民閱讀力年度報告》,臺灣讀者該年借閱圖書逾7791萬冊,另據《中國時報》引用相關人士的說法,上述試辦的兩家圖書館占總借閱量的4%,從今年起開始統計年度數據并公布合資格的書目,明年2月由相關創作者及出版社網上登記申請,5月起發放由教育部門另編預算(不占購書資金)的補貼,“若照之前的數字預估,可能會需要一千多萬的預算”,實際情況如何,只能拭目以待了。
 
而在圖書出版、銷售方面,臺灣openbook閱讀志網站發布的《2019年各大書店通路與暢銷榜觀察》(下稱《2019年觀察》)則指出,去年的統計數據雖然還沒有全部出來,但是已知前十個月出版總額為155.2億元,同比微增2%,其中紙本書漲1.8%,電子書增10.3%;零售總額同比微降0.25%,書店數同比減少38家,新書出版量依據ISBN申請量預估全年為3.5萬種,相比近幾年的平均4萬種減少約5000種,《2019年觀察》認為這樣“適度的調節絕對是有益無害的”。這樣在我看來,近幾年臺灣書業規模沒有大起大落,尚算平穩。
 
而在同樣以繁體中文為主出版圖書的香港,在2014年就有公共圖書館圖書借閱權大聯盟收集了梁文道等445位香港作家的聯署支持,致函香港特區政府要求實行“授借權”制度,他們提出的要求與上述臺灣試行的公共出借權制度設計基本一致,唯涵蓋書籍范圍更廣——只要由香港出版商印制有isbn的出版物即可,并不限制作者的地域和語言。不過,這些要求迄今未成事。
 
香港對圖書出版業的統計也較粗略,香港公共圖書館每年按季度出版《香港印刷書刊目錄》,以2018年為例,全年共出版12870種印刷書刊,如果剔除其中無isbn的上市公司報告、贈送的非賣品書刊等,全年約出書一萬種,考慮到香港人口只有臺灣全省的1/4,這個數量也約等于臺灣出書量的1/4,倒也相宜。另外,同樣是2018年,香港公共圖書館公布的年度成人中文借閱圖書(小說+非小說)排行榜前20名,旅游書占去一半,余下則由金庸及亦舒小說包攬,可以說這也是香港作家呼吁推行圖書授借權的重要誘因,甚至比臺灣地區作者更為強烈,因為他們比引進書的作者對香港人更有吸引力。
 
 
2018年香港圖書館最受歡迎圖書(成人中文非小說類)
 
 
2018年香港圖書館最受歡迎圖書(成人中文小說類)
 
而在圖書銷售市場,香港自回歸以來特別是2003年向內地游客開放自由行后,經歷了巨大的變化,尤其是個人經營的樓上書店,近幾年來則新開了不少主要服務香港本地居民和附近社區的書店。要了解這些書店,除了去香港實地探訪外,還可以先來一趟紙上之旅,因為這十余年來坊間出了十多本為香港書店寫書的書。
 
最新一本是今年1月出版的《漫讀香港書店十年:我城閱讀風景》,其實該書去年12月中旬已上市,也可以算作2019年的書;上溯到2018年,則有《書店現場:香港個性書店訪談札記》、《書山有路:香港出版人口述歷史》面市;2017年是《香港舊書店地圖》和《十年一隅:序言書室十年記念集》;2016年為《七千零七夜 戀戀書?》;2015年有《書店日常:香港獨立書店在地行旅》;2014年是《香港尋書》及《江海濤濤:香港書業的昨天 今天 明天》;再上溯到2009年則有《活在書堆下:我們懷念羅志華》及2004年的《半世紀風云:專訪香港書業翹楚》。這11本書僅是我手頭搜羅到的,肯定還有遺漏,但基本書寫了香港書業概況特別是近十年軌跡。
 
 
《漫讀香港書店十年:我城閱讀風景》,2020年出版
 
這11本書寫香港書店之書,粗可劃為群像與個像兩類,細則可一分為三:《書山有路》、《江海濤濤》及《半世紀風云》側重于回顧現代香港書業半個多世紀的歷史,尤其是大書店如聯合出版集團、大眾書局、葉一堂(page one)等連鎖書店的發展,著名出版人的經驗之談等,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香港統計年刊》等官方刊物對出版業的疏忽,保存了一些史料,也有對香港出版作為產業發展的建言。《書山有路》是香港出版學會籌劃數年的成果,后兩本則是世界出版社組織編委會釆寫,它們體例頗嚴謹,主要在香港出版業界內部流傳,我的這本《半世紀風云》還是2014年在香港書展買《江海濤濤》附送的。
 
 
《江海濤濤:香港書業的昨天 今天 明天》,2014年出版
 
第二類書則是對香港某一具體書店的追憶,可以視作專門的書店史:《活在書堆下:我們懷念羅志華》正如其名,是一班香港文化人如馬家輝等悼念青文書屋老板羅志華的文集,羅先生2006年在倉庫獨自整理書籍時不幸被埋在書堆中去世,至今令人唏噓不已。《七千零七夜 戀戀書?》是身兼導演及作家的趙良駿與北角森記書店近二十年的交往寫下的深情告白,雖然森記以貓書店聞名于“貓奴”圈,但書中更多的是人與人的故事。《十年一隅:序言書室十年記念集》是序言書室組稿、編輯、出版的,但它并不限于談論這家旺角的七樓書店,可以講自己在書店的愛情故事、店員遇到的始料不及的客人怪問題,也可以發些諸如“獨立書店無前途?”、“出版的失敗經驗 點解(為何)香港書業搞成咁(這樣)”的大哉問。
 

《活在書堆下:我們懷念羅志華》,2009年出版
 
第三類書則是在近五年幾乎蔚然成風的個人訪書記:《香港尋書》是這些書中僅有的內地圖書,作者是因公去香港培訓的內地法官,公務之余順便滿足了自己作為愛書人的嗜書癖。《書店日常》和《書店現場》是本職為教師的香港作者周家盈的連續作品,設計非常臺式文青風,《書店日常》得過2017年香港出版雙年獎“出版獎”,重印過幾版,算是書店書中的“非常之作”了,我在臺灣地區甚至廣州的書店和圖書館也見過。《香港舊書店地圖》作者黃曉南是擅長釆訪財經新聞的記者,本身也是書蟲的他發掘了15家二手書店的經營之道,在整個書市特別是新書市場不景氣甚至國際連鎖書店如page one也敗走市場撤出香港的情況下,這些二手書店中居然有13家盈利或至少收支平衡,有些更是幾十年老店,實在是奇跡!2014年開的二手書店“我的書房”,打理者不過一家三口人,現在已從一家店擴展為三家店,真可謂逆風飛翔。另外像近兩年北角Booska古本屋、老總書房、銅鑼灣寫樂屋二手日文書店、旺角九龍舊書店、油麻地貳叁書房這些由在職人員、退休人士、大學生開的書店,也都是二手書店,我前些天就實地探訪了后面三家。不過,這本書印數不多,2017年夏天在香港書展首發后不久即絕版。
 

《香港尋書》,2014年出版
 
剛出版的《漫讀香港書店十年》曾有部分篇章在網上發表,作者趙浩柏以一人之力十年間走遍九龍、新界、香港島及離島近110家獨立書店,其中專辟一節書寫的就有近60家,是目前最全的香港書店指南。雖然每節篇幅不長,但筆鋒常帶感情,因他不只是打卡式的參觀,而是經常訪書購書,與不少書店不只是主顧關系,有些已是不時聚會聊天的朋友;而且,每家書店都有作者自己拍的照片——這令我頗為羨慕,像我上周走訪中環樂文英文珍本書店,就被店員告知不可拍照。當然,這些書店有的已關門,有的暫停營業,還有的店主病故。現在由一人出版社將它們從數碼化為印刷的鉛字紀錄,說不定留存得更久遠呢。雖然,這本書印數也少。1月11日,我和作者約在上環見山書店——就是本書封面左上角那家見面,后來他又引我去拜訪了“今朝風日好”這家面積不足兩個報刊亭大小的書房。見山書店新書、二手書皆有,今朝風日好則只售賣數十年前品相較好的文史藝術類書,兩家不時會閃出個別絕版書,不過與絕大多數二手書商一樣只收現金。而之前去樂文珍本書店幫上海一位朋友買一本初版英文小說,身上現金不夠,雖然可以刷卡,但也只接受visa等國際信用卡,還好有帶卡。
 
香港立法會特別財委會文件顯示,2018年公共圖書館的書本總借閱量為4620萬次,比2017年的4830萬次下跌逾200萬次。盡管如此,香港出版學會《全民閱讀調查報告2019》發現,若一本書同時有電子本和印刷本,近六成受訪者仍然選擇印刷本,選擇電子書的只有約三成,這說明香港網上閱讀/電子書未成主流——近幾年每年逾百萬人次拖箱帶包逛香港書展便是一大有力證明。而且,有這100多家以香港本地讀者為主要服務對象的獨立書店,香港書業的前途或許并不悲觀。
[責任編輯:鄭嬋娟]
網友評論
相關新聞
下载大众麻将 qq麻将手机版官方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启天配资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点上证指数5年走势图 四川麻将 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k线猎手配资 002540股票分析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兴业证券炒股软件 美欣达鲍凤娇 蒙发利与奥佳华 短线股票 中国股票指数根据什么来涨跌的 15选5走势图开奖 北京11选5一定牛